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女子被操的自白

  • 刘一莹 
  • 状态:超清

列车乘警长大罗,带着刚从警校毕业的实习警员在北京西开往深圳的U57次列车上正常值勤。在列车的休息车厢里,几位素不相识、怀着不同目的旅客不期而遇。年青小伙文武斌与新婚妻子孔佳跟踪贩卖假药的老马上了这辆火车,因为老马贩卖的假药导致了文武斌的父亲双目失明;做建材生意的张老板因生意欠款遭债主威逼,携带巨款踏上了这辆列车;铁路客运公司刘经理因财务问题挺而走险,离京躲避也上了这辆列车;看上去狡猾刁钻的药贩子老马东窗事发四处逃窜上了这辆火车;表面看似外出旅游的胖子从上车就开始摆弄自己的新式摄像机,并有意在其他旅客面前显露自己……                                    
                               本来比较清静的休息车厢因为张老板在列车厕所里被杀,顿时显得紧张和诡秘。张老板被害、随身携带的巨款失踪,乘警长大罗和实习警员陈军拨开层层迷雾,在这些旅客离奇的背景身后,仔细分析终于发现疑点,将见财起意的犯罪嫌疑人引入圈套,现出原形……

热播剧情片

  • HD
  • 10集全
  • HD
  • 8集全
  • HD
  • HD
  • BD高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女子被操的自白 热门推荐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倒是有点,另外蜘蛛侠二,佐罗里也有,猜火车,名字倒是不过和火车没关系,你有兴趣也看看啦!



赵秉钧的刺宋谜案

1913年3月20日晚,上海沪宁火车站。宋教仁一行人从候车厅走到检票口,突然,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从阴影中蹿了出来,对准宋教仁抬手打出一枪,然后飞快地逃出了火车站。消息传开,举国震动,江苏省警察厅责无旁贷,承担起了侦破和缉拿凶手的重任。 宋教仁谋杀案发生在上海,是由租界巡捕房负责侦破的,从破案开始,中国政府就致力将案子引渡到中国警方审理,在北京的内务部、司法部和江苏警方共同努力,租界巡捕房将宋案所有文件、物证和人犯转交给中方。宋案在全国引起轰动,警方收到相关证据材料后,很快查清与赵秉钧和袁世凯有关。举国人心震动,舆论为之哗然。1913年4月30 日,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建议袁世凯:“此事只有先免赵秉钧的职,改任唐绍仪,另组内阁以平民党之气,至于赵秉钧有无嫌疑,再待国民评判,庶可缓和。” 第一届国会选举,由于袁世凯和赵秉钧们还不知道怎样操控,结果让国民党占了便宜,捞去了近半数的席位,成为国会第一大党。宋教仁踌躇满志,准备进京做总理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武士英,对着这位国民党最能干的领袖开了两枪,未来的宋总理伤重不治身亡。消息传开,举国震动,中央政府当然要江苏地方严查,务必缉拿凶手,江苏警察厅也就真的严查,结果还就真的查出了凶手,一步步追上去,发现背后指挥者为应桂馨,并查出了应跟内务部秘书洪述祖和总理赵秉钧的往来函电多件。就这样,赵秉钧有了嫌疑,然后,武士英不明不白地死了,应桂馨不明不白地死了,最后,赵秉钧也不明不白地死了。宋教仁在上海遇刺身亡后仅3天,上海警察便抓住了线人应桂馨与凶手武士英,效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凶手武士英、谋杀犯应桂馨被捕后,在应夔丞家中搜出赵秉钧给他的密电码一册及密函一件,还有内务部秘书长洪述祖指示应桂馨行刺的函电多件。因此赵秉钧引咎辞去总理职务。此后,应桂馨从上海越狱逃往北京,向袁世凯索要暗杀宋教仁的酬金和被许诺的官职,袁世凯亲自派军政执法处侦探长郝占一,在京津铁路沿线的杨村,用电刀将应桂馨杀死。赵秉钧对袁世凯这种言而无信的行径和毒辣的杀手颇为不满,一面私自发电通缉暗杀应桂馨的凶手郝占一,一面当面抱怨袁世凯说:“你这样做,以后谁还敢给你办事?”袁世凯佯装不知推脱罪责,表面上对赵秉仍保持和气,又将赵秉钧改任为直隶总督。但他在心态上已对赵秉钧产生了反感情绪。仅仅过了10余天,1914年2月27日晨,赵秉钧的私宅中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总督病死了!”消息不胫而走,此时的赵秉钧只有55岁。当时,各大报纸的报道是,赵秉钧在天津直隶总督署突然中毒,“腹泻头晕,厥逆扑地”,七窍流血而死亡。更有报纸写的生龙活现,称赵秉钧之死是“1913年受袁世凯指使,布置特务暗杀宋教仁。案情揭露,改任直隶总督。袁世凯为灭口,次年把他毒死”。赵秉钧死后,袁世凯得知消息,立即下令按照陆军上将例从优议恤,特派朱家宝及其次子袁克文赴天津治丧,并发给治丧银10000元。先后派陆军上将荫昌和秘书长梁士诒前往致祭,并送去一幅祭幛,上题“怆怀良佐”四个大字。袁氏称帝后,追封赵为一等忠襄公。面对如此礼遇,赵秉钧之死真是袁世凯暗中谋害吗?赵秉钧死于袁世凯之手的说法本来就是一桩历史疑案,并无确凿证据,所谓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而已。真正严谨的史书最多只能以“疑似”作结。其实,如果袁真的处置赵,一则可能是惩处其办事不力,二则担心其手中握有不利于袁的把柄,当然也有“灭口”的考量,出自袁的深思熟虑,是雷厉风行还是须仓猝行事,似乎与袁的真实意图无关。 赵秉钧死前知袁世凯下的毒手,怕牵连家人,不敢声张,只“以葬身陵麓,近先帝为嘱”。赵秉钧死后,他的家人把他埋葬在梁格庄兴隆山南麓的光绪陵附近,将兴隆寺搬迁,寺庙外作为他的家祠,现仍有遗址。 1914年(民国3年)2月27日,赵秉钧在天津的直隶都督署因中风病逝,享年56岁(满55歳)。赵秉钧孙子赵纯佑1998年5月20日给汝州族人的信中提到,“先祖卒于1914年2月27日,实为2月26日亥末子初,应为阴历二月初二。因督署秘书长于27日始电报袁总统,原电谨称腹泻头晕,厥逆扑地,并无七孔流血而死。后人作传,妄加枝叶,引人猜疑袁因涉有加害之嫌,指为北洋集团离心之始。其实他是死于中风,即今所谓脑溢血,倒卧于内寝室床头侧旁,这是当时家属亲见,并无吐血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