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日本一本大道高清无码视频

  • 吉安卡罗·吉安尼尼 赵东元 齐藤佑圭 
  • 状态:超清

“完了···”
刘德浑身一颤,正‘欲’挥掌教训这不争气的儿子。
忽而!日本一本大道高清无码视频
咻!~一道痕光,隔空而去。日本一本大道高清无码视频
“噗嗤!~”
红袍哥面‘色’一僵,眼瞳急缩,整张脸顿时一片蜡白。满脸恐惧的垂头下视,便惊恐的见到,自己的‘胸’口中竟然被破开了一道血‘洞’。
“你···”红袍男面如死灰的瞪着凌天羽。
“真是抱歉,看来你得在地狱中完婚了。”凌天羽冷凛道。

热播剧情片

  • 完结
  • 20集全
  • 完结
  • 共16集,完结
  • 共30集,完结
  • 完结
  • 超清
  • 共45集,完结
  • 完结
  • 完结

日本一本大道高清无码视频热门推荐

  • 超清
  • 30集全
  • 超清
  • 共38集,完结
  • 超清
  • 更新至20140117期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更新至3集
  • 25集全
  • HD
  • 更新至12集
  • 更新至5集

本片改编自罗宾岛狱警桂格里所著之同名小说‘Goodbye Bafana’,由丹麦导演比利奥古斯都执导,曾在1987年以《比利小英雄》横扫奥斯卡与金球奖,拿下最佳外语片,与1988年坎城影展金棕榈最佳影片。这个改编自南非前总统、民主斗士曼德拉狱中生活的故事,讲述两个不同背景、信念冲突的男人,如何联手面对、挑战不可能,重现南非从法西斯主义当道的种族隔离政策,进展到民主自由的过程,这当中曼德拉扮演非常重要、鼓舞人心的角色,南非也成为现代社会中民主国家的典范。狱警葛瑞格里,是个典型的荷裔南非人,他认为黑人是低劣人种。因为会说科萨语的关系,他成了看管关在‘锁住自由的监狱岛’---罗德岛上的民主斗士曼德拉的最佳人选。葛瑞格里每天暗中监听囚犯,却也受到曼德拉潜移默化的影响。渐渐地,他开始醒觉到人是可以多么残忍无情地对待与自己不同的人种,根深柢固的种族主义思想也正在转变。终于,他决定帮助曼德拉,共同寻求南非的民主自由人权。南非-1968年国民党政府(Nationalist Party Government)实行严格的种族隔离政策,二千五百万黑人受到占据少数的四百万白人的统治。黑人没有选举权,没有土地使用权,没有行动自由的权利,不能独自经商、住房供给和享受教育。为了巩固政权,白人禁令关闭了所有黑人反对组织,迫使他们的领导人流亡或者是长期被囚禁在罗宾岛。詹姆斯·格瑞格里(约瑟夫·费因斯饰)是一个典型的南非白人,认为黑人就是要低于人类的种族。从小在特兰斯凯的一个农场里长大,他很早的时候就学会了科萨人使用的班图语。这就使得他成为在罗宾岛的监狱当一名看守警卫的理想选择,负责看守的“犯人”则是纳尔逊·曼德拉(丹尼斯·海斯伯特饰)及其战友。尽管如此,乔治还是说自己的语言但同时可以侦察他们。然而,这一计划事与愿违。在曼德拉的巨大影响之下,格瑞格里原本忠心耿耿的意志渐渐动摇,从效忠一个种族主义政府逐渐转移到为解放南非而战斗。影片《再见巴法纳》追溯了这两个男人之间看似不太可能实则意义深远的关系。通过刻画他们独特的友情,我们不仅见证了格瑞格里从不仁道到充满人性意识的逐渐转变,还目睹了南非从种族隔离到蓬勃兴起的民主政治的进步与发展。这部电影,采取纪录片的风格记叙了曼德拉实怎样成为当代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此外也提出了问题:究竟谁才是囚犯?而且谁应该解放谁呢?



再见巴法纳的幕后制作

——【奥古斯特访谈】——此故事是根据詹姆斯·格瑞格里所写的《再见,巴法纳:纳尔逊·曼德拉 我的看管犯 我的朋友》一书改编而成的。《再见巴法纳》是前南非总统曼德拉的看守长在长达27年的看守过程中,生活所发生的显著变化的真实故事。在美国电视系列剧《24小时》中被人熟知的丹尼斯·海斯伯特饰演这位非洲民族会议政治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詹姆斯·格瑞格里的妻子由德国女演员戴安·克鲁格饰演。2007年2月11日,也就是在纳尔逊·曼德拉从监狱释放出来的17年之后,该片举行了全球首映仪式。您能否为我们大致介绍电影《再见巴法纳》的故事?它想要告诉当下的我们什么?比尔·奥古斯特:剧中的主要角色詹姆斯·格瑞格里,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来到罗宾岛。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有接受过教育,只想成为一名尽忠职守的看守警卫。他是种族隔离制度的积极拥护者,认定黑人就应该是第二等级的公民。由于他会说科萨人使用的班图语(当地语言),在审查机构找到了一份工作,随后每天都能够和曼德拉接触。他将曼德拉视为世界上最可怕的恐怖分子,就好像是我们今天看待本·拉登一样。但是由于曼德拉的睿智和超凡魅力,詹姆斯逐渐转变自己的一些观念和兴趣,开始在考虑南非民主解放的事情。故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组织上决定把詹姆斯从罗宾岛调离到开普敦。由于他们已经建立起这种独特的友情,曼德拉要求詹姆斯·格瑞格里再次负责看守他,于是曼德拉转换了好几所不同的监狱,而詹姆斯也一直跟随着他。这部电影的剧情截止到1990年,曼德拉得到释放。到此为止,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二十年!值得一提的事情是,由于曼德拉的友情,詹姆斯已经彻底改变了自己当初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他也成为了曼德拉关于我们内在的善良本性和人类具有自我改造能力的观点的活生生的证据。这是一个重要的故事,并不只是对于南非而言——它表明了解放整个世界的重要意义。我相信至今为止甚至还存在着更多的矛盾与冲突,而和解则是我们人类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方式。在《再见巴法纳》中有两位主要人物,谁的故事才是最主要的呢?比尔·奥古斯特:这部电影里,我们是通过他的反对者的眼睛来看待纳尔逊·曼德拉的,通过詹姆斯·格瑞格里的观点。这与《莫扎特传》(Amadeus)有些相似,通过宫廷首席乐师萨利埃利来讲述莫扎特的故事,这就使得莫扎特显得更加卓越非凡,同时也让整个故事得以精致入微。在《再见巴法纳》中,我认为这种叙事视角会令曼德拉更加有魅力和超凡的能力。在这种语境下,人们会很容易就可以理解更多关于他的能量和精神。片名“巴法纳”(Bafana)指的是谁呢?比尔·奥古斯特:“巴法纳”在科萨人(居住在南非开普敦省的牧民)使用的班图语中的意思是“最好的男性朋友”。詹姆斯·格瑞格里从小在一个农场长大,是一个性格孤僻的孩子,唯一的朋友就是一个黑人小男孩。影片的标题指的就是那种友情,最终促使了他与曼德拉的相遇。《再见巴法纳》中讲述了两段爱情故事,一个是詹姆斯·格瑞格里与他的妻子,另一个是 纳尔逊·曼德拉的。您知道他们后来有再次联系过吗?比尔·奥古斯特:我了解到詹姆斯·格瑞格里在曼德拉释放后还见过几次面,但是我们必须记得当曼德拉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对于南非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意义更加重大。那才是曼德拉人生目标的开始。然而,詹姆斯·格瑞格里的人生目标曾经是曼德拉,在曼德拉离开监狱的时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痛苦的时刻。对于格瑞格里而言,就是“再见巴法纳”。你们是怎样展开调查研究的?比尔·奥古斯特:对影片展开调查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尽可能看到所有关于南非的电影胶片,特别是纳尔逊·曼德拉的。例如他独一无二的演讲,正确掌握他的身体语言和说话口音是非常重要的。丹尼斯·斯海伯特积极地和一名南非语言专家学习。在我看来,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真实性。我在南非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只是为了研究当地人同时也尽可能理解和感受在种族隔离期间是怎样的情形。我访问了很多当事人,有当时的囚犯,从前的监狱看守等等……同时还多次参观了罗宾岛。总而言之,我已经准备充分。詹姆斯·格瑞格里死于2003年,您是否有和他联系过呢?比尔·奥古斯特:当我开始接受这项拍摄计划的时候,詹姆斯·格瑞格里正好去世,所以非常不幸的是,我从未与他谋面,但是我和他的妻子格洛丽亚见过很多次,还有他的孩子们。我问了她很多他们在罗宾岛上的生活,还问了关于种族隔离的问题。她给予了莫大的帮助。在那些历史时间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场地拍摄的情况是怎样的呢,以及还有和主演、生活在种族隔离制度下的临时演员们合作的情况?比尔·奥古斯特:我认为我们必须在真实场地拍摄电影,我不得不说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在南非和南非的工作人员共事。他们非常有经验,因为有大量的美国和欧洲电影是在南非拍摄的。此外,这部电影的主题至今还是一个被揭开的旧伤疤。我不是说它是一个禁忌话题,但它仍然还有伤痛。因此,对于人们和剧组而言,制作这部电影意味着很多。您是怎样选择到约瑟夫·费因斯出演的角色?从他已经拍摄过的影片看来,他不太像是詹姆斯·格瑞格里的最佳人选?比尔·奥古斯特:当我们开始全部的挑选演员过程时,在名单上有7个候选人,约瑟夫·费因斯是其中之一。几天之后,我接到约瑟夫的电话,说他非常渴望出演詹姆斯·格瑞格里。我和他见了一次面,很快就发现他对这个角色非常地了解。我们也希望有人能在整部电影里扮演年龄跨度很大的角色,约瑟夫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演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非常了解这个角色,并且在我看来,渴望和能量也就意味着一切。是什么使得丹尼斯·海斯伯特能完成纳尔逊·曼德拉这个角色的完美演绎?比尔·奥古斯特:我们真的很想找一位演员能够展现曼德拉的睿智,而且还希望他能够符合这个年纪。我们对于今天的曼德拉唯一的印象就是一位老人,但是在我们的故事中他要年轻很多,所以我们需要有人能够完成这种转变。我和丹尼斯·海斯伯特见了面,他对扮演曼德拉充满了热情。对于演员们来说,扮演名人通常都会想打退堂鼓,因为公众已经早就有了他们自己的观念。丹尼斯却敢想敢为,而且还阐述了他自己对于曼德拉的观点,感觉他已经完全把握住这个角色的要领。我认为他完全可以胜任这一角色。影片涉及到的时间跨越了将近二十年,您是怎样了解分别在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的曼德拉?比尔·奥古斯特:我认为很少人认识60年代的曼德拉,但是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当开始大规模的解放曼德拉运动展开的时候,人们开始认识而且他也逐渐成为一个自由和南非民主的世界性象征。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监狱服刑27年之后,他仍然能够说“为了这个国家能够存在下去,我们之间必须相互原谅,相互了解。和解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他的努力,南非将会爆发国内战争。您认为如今的南非怎样,社会是否在进步?比尔·奥古斯特:对于曼德拉而言,这个国家本来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它就像是一个奇迹,在我们的时代这样一个伟人至今仍然活着。在这里,你开始明白,在这么多年的种族隔离制度之后,能够成功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是一项巨大而艰辛的任务。他们现在有了民主政治,但是暂时还无法摆脱贫困。正是在这种极度贫困之下,犯罪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非洲国家依旧还在忍受多年以来的殖民主义和贫困危机。我认为这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克服。在非洲最缺少的一个阶层,就是可以纳税和能够增加我们所说的社会财富的中产阶级。只要缺少这一阶层,非洲始终还要艰难挣扎。但是我知道在南非人民有足够的决心去解决这些问题,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工作。2006年4月17日《再见曼德拉》开镜,44个拍摄天。拍摄团队共115个人,其中有很多是从南非当地招募的,平均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一个礼拜至少拍摄6天。乔瑟夫范恩斯和戴安克鲁格在3月抵达南非后,在极短时间内认识当地、角色、南非历史背景,并学习南非口音。并花了很长时间试妆与梳化,以呈现片中长达20年的年龄变化。乔瑟夫范恩斯为了演出詹姆桂格里流利对谈的模样,必须学习科萨语。而丹尼斯海斯必须和两种不同语言,一个是科萨语,另一个则是专属于曼德拉的特殊音质及讲话腔调。为了还原历史,影片走访拍摄了波斯摩监狱、罗宾岛与维多维斯特,呈现出曼德拉监狱生活二十年的真实面貌。这名勇敢的政治斗士在罗宾岛监禁近二十年后,被移监至开普敦郊区的波斯摩监狱,为了防止暗杀,监狱高层对于曼德拉囚禁的地点非常保密,只有少数警卫知道曼德拉曾被关在此。在数次移监后,曼德拉最后被囚之处在维多维斯特。他被软禁在一个隐蔽房子里。这里同时也是曼德拉被释放之处。罗宾岛现在则成为纪念博物馆,而波斯摩也正重新整修中,维多维斯特则是维持曼德拉当时居住的原貌。